在圣诞节的时候

:1 of 3

在圣诞节的时候

钱小友的米袋
钱小友的梦话

换个地方写字

最近(一如既往)越来越喜欢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有生之年大概可以听两篇看三遍

这篇水平比较差,如果看懂了一定纯属偶然,因为我也不知道按什么顺序写的,隐私起见人名纯属虚构。


当人想要去追溯什么,只能在夜深人静快要失眠的时候,把大脑的一片漆黑融入环境的一片漆黑,走在一片漆黑里寻找最久远的一丝亮光,然后又有一丝亮光,这些亮光时而连接,时而闪烁,关于圣诞节的记忆,是在暖炉前穿袜子。圣诞晚会前照例,基本上是,要穿好看的小裙子,这一天哪怕再冷也只穿一条厚厚的白色的或者肉色的连裤袜,我把手从衣服下面钻出来套上新衣服的袖子,再把原来穿在身上的衣服脱掉,头钻过新衣服,整个过程麻利不漏掉一丝热气。冷,才有圣诞的氛围吧。床上摊了很多衣服,是母亲在帮我比较。

 

走下自动扶梯的时候父亲母亲和外祖母,抑或是外祖父,伯父,讨论之前抽到了的礼品。“可惜没有抽到大奖。”“挺好了我们抽到了吸尘器。”“还记得上次在香格里拉住一晚。”“床好大啊。”很多次讨论的记忆最终被我的大脑浓缩到了乘自动扶梯下来这一个微小的片段里,除了扶梯的移动有时间流逝之感以外没有别的可能想到的深意。但是有时候记忆就存在于一个微乎其微的场景上,如果掌握了这种记忆方法该有多好。

 

我突然想起来憨豆先生在圣诞节的时候烤了火鸡,等女友来家里吃饭,拿火鸡时把手表卡在了火鸡肚里。在女友来的时候,为了找手表,憨豆先生整个头都卡到了火鸡里,在女友的帮助下最终使火鸡飞出了窗外。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的,似乎是成长的烦恼里,胖胖的还是瘦瘦的主角之一在圣诞夜傍晚偷吃掉了家里准备好的火鸡,后来是如何救场的,也许不重要,滑稽剧情对人的记忆产生的影响最终也浓缩成了一个点。

比较晚些年份,虽然仍然是2010年以前,2008年甚至更久,可能是第一次去东方明珠旋转餐厅,开始没有表演的圣诞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对于小朋友来说,没有表演和抽奖和小玩具的圣诞节已经失去了灵魂,但好在一些原因使得对那次的圣诞记忆犹新:拿了好多小饼干,袜子形状的、动物形状的、灰色的,典型的圣诞自助餐饼干的味道,那种味道,一开始觉得不好吃,但是在嘴中含一会还比较独特。上课的时候,森马想要和我一起分享饼干,其实是我告诉她我有很不好吃的饼干。但是面对她的要求,我想起母亲说要一点一点分享,不要一下子分完,就掰了一小片给森马。森马觉得很好吃,我又掰了一片,自己也含了一点在嘴里。我坐在教室的靠窗最左一组第二列第三个,掰了一节课小饼干。后来在上课吃东西就用餐巾纸抱起来了,吃东西的感觉都是一样,虽然没有额外特别好吃特别兴奋特别开心,因为本身就不喜欢吃零食,但偷偷吃东西也算给上课注入了一点灵魂。

追溯的时候可能是没有顺序的,每一遍大脑在追溯时可能都有不同的顺序,但白天的脑袋就没有这么好了,也不这么感性。圣诞晚会碰到同龄小朋友是正常的,但碰到一起完的同龄小朋友机会并不多,或许是因为我不想主动和小朋友一起玩,相比之下更喜欢跑到台上去找主持人的抽奖桶和气球。少有的一次遇到了两个小朋友,一个女孩子更小一点,另一个和我差不多大。母亲和外祖母在回去的路上说这个小朋友很精,我没有发表任何观点也没有说话,一般情况我都不说话,心中有一部分的认同,有一部分的对自己和他人性格的自动分析,有一部分对大人们谈话的观察和自我防卫。

拿到圣诞礼物后很长一段时间,家里地板都是晶晶亮。晶晶亮这个词被遗弃很久了,它是名词,代表一种会反光的小碎片,圆形,很多很多装在袋子里。“亮晶晶的小圆片”这种说法非常无聊,也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赋予,而晶晶亮就不一样了。桌上放的礼品千篇一律,一个五角星下面插一根棒子能转,能吹直的喇叭,帽子,胡子眼镜……


甜品区域会有糖做的各种圣诞老人造型在蛋糕上,但我从来没兴趣因为太甜。没有什么比去台上互动更能在饱餐之余看完无聊有趣各种节目之后更开心的了,有一次座位在最后但一直跑上台并为同座抽到了奖,分不清大人到底是开心不开心,是否有责备的含义,所以以为自己做得不够好,但也不会因此而不开心。

最后一次把圣诞树带到学校是以被阿坏不能再使用而使它终于寿终正寝了,一班的教室后面有很大的空位,储藏柜贴了蓝色的贴纸,门口窗上稍有些圣诞喷雾,快放学时天也有些昏暗了,由于楼梯的遮挡阳光不能全部射进来,在黄白的灯光之下,从教室最靠左边窗户倒数第二排向后门望去,空气中有一点寒冷的颜色,但经过整个教室的蓝绿黄白色调的调和变得暖了一点。穿过楼梯是那一颗阿鲁巴之树。

突然之间圣诞节全没有了节目,变成简单的酒店自助餐,正好我也长大了,安静地和父亲两个人吃完回家。这个过渡非常自然,因为圣诞只是个很普通的外国节日,没有崇洋媚外没有一定要过,跟风的话就给头像加一个帽子。“还是要感谢木贝先生啊,以为今年不会有圣诞了”“恩”“多少年了”。小小时候过圣诞是一年中回家最晚的一天,一般都要24:00。这是一个仿佛在我幼小的日常生活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时间,在冬日里,洗一个热水澡睡觉,也是冬日睡得很开心很暖和的一天。


(请转脖子欣赏)

当有一些奇妙的幻想或者回忆一想到就能随意识喷涌而出行如流水般顺畅地一口气写完,无论文风如何有没有意义,那才是值得码下来的,而不是为了写而写。但是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因为少年时的意识流逐渐消失在记忆的大海里,长大后对生活的体验往往不经大脑就能做出反应,越来越少会对一个点的问题寻找自己的意识。仅需要迎合外部的话,这种操作已经很熟练了。在这种情况下,大道理既然都懂就不用花一篇文章去讲因为自己的无病呻吟而突然有所感悟其实没什么新意的观点,如果不能保证自己分析地更好就不要拿出来。那种一个个短句,一句一行的文章用那种仿佛满不在乎却又充满感情深意的写法我也一度喜欢过使用过,但是其实只是营造氛围的手段。意识流是真的神奇,如果真能把所有意识写出来,那不用解释和分析就知道了一切意义,也知道了人生是多么短暂,因为哪怕一秒钟的意识流就足够写很久了。

相关文章